國際視野 〉從美國伍斯特理工學院-用專案式學習,培養企業最愛畢業生
2022-1-02

圖片提供﹕Shutterstock

距離波士頓約末一小時的車程,學生人數不到五千人的美國伍斯特理工學院(Worcester Polytechnic Institute, WPI),雖然因為地緣接近而被譽為「小麻省理工學院」,但它連續幾年都和加州理工學院、麻省理工學院同在「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評比畢業生起薪最高的前十大榜單,其實並不需要沾光。

這所「小而強」的學校,以專案式學習(Project-Based Learning)的理念和課程設計,有效縮短學生在理論與實務的落差、減少教授在研究與教學的糾結,直面目前高等教育面臨的困境。更重要的是,它致力於培養能夠提出問題、解決問題、團隊合作和參與社會的年輕世代,成為深受企業歡迎的畢業生。

伍斯特是校名,也是地名。這個城市在一八二五年因為交通地緣關係,成為美國重要的製造業工廠聚集地,一八六五年,伍斯特理工學院應運而生,成為美國歷史最悠久的理工學院之一。而後,它取得包括工程、化學、資訊、商學等多項學科的權威認證;同時還擁有世界第一個液體燃料火箭、第一個商業廣播電臺、第一套不可破解的密碼等十二項改變世界的創造發明。

不過產業轉移、時代變遷,促使這所百年名校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和使命。它認為,學生從踏入校園的那一刻,就應開始為畢業後的生活做準備。因為就讀大學的時間既寶貴又有限,因此應該提早因應職業、公民身分、家庭責任以及生活其他一切考驗,同時探索興趣、建立關係並培養目標感。

於是,伍斯特理工學院思考,高等教育機構如何為學生在職業和個人端做好最佳定位?研究發現,專案式學習就是答案。

訓練學生「學習如何學習」

具體而言,專案式學習是一種以學生為主的學習。在教授輔助下,由學生就自己的興趣和能力,選定一個參與的專案,然後規劃、執行及自我評估,真正目的是訓練學生「學習如何學習」,培養自學能力。

在伍斯特理工學院,學生選擇的都是社區、社會甚至世界的重大問題,藉以提升學生的社會參與精神。伍斯特理工學院的大一生有一門特別的選修課──重大問題研討課,每年大約吸引三百名大一生,約占一年級學生的三分之一~四分之一。

這些課程由不同學科的兩名教師組成團隊授課,研究與水或食物短缺、醫療保健、教育、能源、資源回收或生物多樣性相關的問題。

在課程的前半部分,學生從不同面向審視世界不同地區的問題。在課程的後半部分,學生被分成小組來研究問題的具體實例。他們提出可能的解決方案,制定實施計畫,並設計在六個月、一年或更久之後,驗證解決方案的有效性。然後在學期結束時,對所有社區民眾簡報執行成果。

課程目的是培養大一學生成為「獨立學習者」,包括建立研究能力、溝通能力、簡報技巧、寫作技巧等。很多曾經修過這堂課的學生反應,這堂課能有效幫助他們之後在伍斯特理工學院的學習,而這些能力,在九成的課程中都需要用到。

伍斯特理工學院合作的五十多個校外專案對象,包括企業、非營利組織和各地政府,除了伍斯特整個城鎮,並橫跨美國和紐西蘭、哥斯大黎加、阿爾巴尼亞等,大約有一半的伍斯特理工學院學生都在國外完成專案。即使新冠疫情期間,也是透過遠距執行。

對於生涯、性格的影響深遠

專案式學習對於學生的影響深遠。 伍斯特理工學院曾對一九七四~二○一一年畢業的校友進行調查,以評估他們專案式學習對她們的影響。在二五三二份調查回覆中,校友表示專案式學習對於他們的職業生涯、性格發展和全球視野影響極大。

特別是對選擇校外專案的學生來說,這些影響更為明顯。無論是穿越城鎮還是環遊世界,在調查中的三十九個指標中,有三十三個指標,完成校外專案的學生都比留在校園的學生收穫更大。

真實助人、解決問題,激勵學生更大的學習動力。參與專案式學習的瓦茲教授提到‥「當你給學生一個由外部機構提出的問題時,這個問題的真切性會大大地激勵他們。因為有可能幫助其他人。我們發現,學生在這些情況下,確實會盡最大努力,更可能深入參與並獲得更強大的學習體驗。」

一位校友也提到,專案式學習讓他勇敢走出舒適區,即使無法準確預測會發生什麼困難,「它幫助我在大學畢業時,成為一個更強大的人。」

培養帶得走的關鍵能力

在實作過程中,伍斯特理工學院培養學生面對未來的幾項關鍵技能。

一是合作。專案幫助學生學會與不同背景和觀點的人有效合作,並重視他人所提供的訊息和資源。

二是交流。藉由專案,也可幫助學生學習以口頭、書面和視覺形式與各種對象(同行、教職員工和外部利益相關者)進行有效交流。

三是解決問題。現實世界的問題是無腳本、複雜的,並且沒有學科界限。 專案式學習便是要求學生,利用一系列知識和技能以創新的方式處理開放式問題。

四是提升自我。解決對他人重要的真實問題,可以激勵學生把工作做到最好,進而培養毅力、同理心和自我效能等特質。

專案式學習讓伍斯特理工學院師生同時受惠,一起成長。每年多達二○%的伍斯特理工學院的教職員與學生一起參與專案式學習,他們和學生一樣,都將專案視同他們學科之外的重點工作。雖然教授很難一次離開他們的家人和校園生活兩個月,但他們還是透過輔導學生的經驗,收穫很多。

瓦茲教授說:「學生們可以從不同學科的角度獲得建議,而教授也可互相學習。」他強調,這有助於營造一種跨學科的文化,並打破校園內學科間存在的壁壘。

影響所及,伍斯特理工學院在二○一六年被「華爾街日報」和「泰晤士報高等教育」評為最能將研究結合教學的第一名學院;普林斯頓評論也在二○一八年將其評為美國高等教育治校表現的第五名。

其實,人類面臨的緊迫問題都是混亂和跨學科的,需要奠基於對科學、技術、文化、社區、經濟和歷史的理解。誠如瓦茲教授所說:「在高等教育,沒有比讓學生準備解決定義不明確的複雜問題更相關的目的了。這不僅需要學術準備,還需要個人經驗和使命感的培養。」

臺灣的高等教育也開始翻轉了嗎?

圖片提供﹕Shutterstock


參觀人數:2147354  Copyright © 2015 Innov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Bi-monthly All Rights Reserved  設計製作/天下雜誌股份有限公司
參觀人數:2147354
Copyright © 2015 Innov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Bi-monthly All Rights Reserved 設計製作:天下雜誌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