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創新 〉屏東科技大學-點燃青年返鄉的微光
2017-11-09

近年來,「青年返鄉」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熱門話題。但是,到底有多少人了解青年返鄉的意義和返鄉後如何永續留鄉的困境?

六名平均年齡20歲的國立屏東科技大學學生。在沒有一人是農村子弟的前提下,參加「大專生洄游農村競賽」於屏東偏鄉部落駐村期間,因親眼看見部落人口嚴重流失與傳統技藝失傳,他們嘗試提高農作物產量、改善水土保持問題、把部落傳統技藝商品化等作法,透過拋磚引玉,改善部落經濟與環境,希望吸引部落青年洄游且能永續留村。

姑且不論這群孩子未來會不會選擇為農村部落服務的工作,但今年的駐村經歷,顯然已經讓他們了解青年返鄉的意義及永續留村的困境。

學校不是唯一的學習場域

由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所推動的「大專生洄游農村競賽」,鼓勵大學生進駐農村,以協同角色運用公部門、學校及農村社區等處資源,結合所學協助農村發展,打破以學校為學習主體的傳統框架,於2015年拿下素有高等教育界奧斯卡封號的「全球教育創新獎」亞洲區銅牌。

「我們原本只想協助部落改善水土保持問題,但現在更期盼協助大武青年返鄉。」這是水土保持系大二生組成的「霧谷勿藜」團隊,在進駐偏鄉大武社區1個多月後油然而生的心願,更是村民長久以來深藏在心底的夢。

原鄉青年不到5人

大武社區位於屏東縣霧臺鄉深山,是魯凱族最古老的聚落之一。「八八風災後許多深山的聯外道路中斷,大武社區差點成為孤島,連政府都曾提出遷村計畫。後來留下來的大多是老年人,只能仰賴種植小米、紅藜等農作物勉強糊口」,曾致力於偏鄉部落防災宣導的屏科大水土保持系系主任許中立教授語重心長地談到大武社區的沒落。

他也從專業立場看見大武的未來發展性,「大武是一個天生麗質的觀光景點,霧臺溪上游有豐富的生態資源,深山處還有野溪溫泉,加上原住民本身的部落文化,足以發展生態、休閒及部落體驗行程。只是,現在整個部落空盪盪的,發展觀光的人力支援顯然不足」。

霧谷勿藜團隊總召許誌麟透露,平日在村裡碰見的年輕人,加起來恐怕連5人都不到,令他們萌生協助部落經濟永續發展、吸引青年返鄉的想法,「如果我們可以幫村民提高作物收成、把魯凱族的月桃編織技藝商品化,讓大家有穩定的收入,年輕人就會願意重返家鄉發展。」

負責美宣工作的吳景熙更實際運用月桃編織法設計出「噠呼咕咕」文創商品─小雞造型的盆栽底座,她語帶期盼的說:「我們找到臺灣最美農村故事館作為販售通路,希望能吸引部落青年傳承月桃技藝。」

看見自我成長

只是,協助部落有穩定收入沒有想像中簡單,光是提高農作產量,就有土壤貧瘠、種子品種不良和村民播種栽植技術過時的問題,讓「霧谷勿藜」團隊倍感挫折。

「許多耕地在風災後變成崩塌地,土壤肥沃度不好,我們必須另想辦法才能讓村民在這裡永續耕作。」原本只是被同學拉來協助拍攝記錄的陳政廷,因拍攝時發現部落土壤問題而一頭栽進生物炭研究。

陳政廷表示,當時為準備畢業專題加入土壤實驗室,指導老師正好研究生物炭,令他萌生「能不能利用生物炭容易吸收水分及養分的特性,改善部落土壤性質」的念頭。但剛進實驗室什麼都不懂,只能一邊拜託老師教他,咬著牙從頭開始學;一邊將部落土壤採樣至學校,請學長指導他試驗數種土壤改善方式,再把村民不要的紅藜梗燒成生物炭,送回部落推廣。

「以前,村民只要覺得耕地變貧瘠,就會另覓林地燒林作為新耕地。長年下來可耕地越來越少,近60年村民就把紅蔾梗或野草放在田裡燒成灰當作施肥;而生物炭的堆肥使用和傳統方式差不多,又易讓土壤達到飽肥狀態,村民都很願意嘗試」,陳政廷在不改變村民原做法下達到提高農作產量的目的。

除了務農,大武社區還有不少村民是以放養森林雞維生。今年76歲的陳大哥很無奈的說:「這裡經常有老鷹和蛇出沒,每個月都有好多雞被抓走。」直到霧谷勿藜團隊進駐,才終於解決養雞村民的困擾。

「從看國家地理頻道得知,老鷹在俯衝抓獵物前會先鎖定目標,若視線受到干擾就會無法捕捉,加上小時候曾看過大人在樓頂種草莓,用光碟片的反光阻嚇鳥群,這次才會嘗試綁光碟片干擾老鷹視線,再於養雞場上方拉起格狀水線,讓老鷹無法穿過線格。」擔任總務的陳貴彰個性看似內向不多話,卻懂得靈活運用自己的生活經驗,在不傷害土地及動物的前提下,達到保護雞的目的。

其他同學也善用「鵝會攻擊蛇」、「蛇害怕鵝的糞便」等網路資訊,親自圈養4頭鵝來驅趕蛇。這是「霧谷勿藜」身為數位時代孩子的優勢,彌補了偏鄉部落的數位斷層落差。

大武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杜輝文很欣慰地說:「我們有很多做不到的事情,這群學生都做到了!村內有一棟荒廢20多年的警察舊宿舍,我們一直沒辦法弄好,他們一來就把這棟房子整頓好,還做成展演空間,真的很優秀!」

前所未有的體驗

駐村期間,居民提到進出部落途中的塔羅羅灣橋旁,常有碎石從邊坡掉落下來砸傷人;吳景熙說:「我們運用所學,在橋旁的山坡地建置栽植槽,還加入魯凱族堆疊石板的傳統技藝,希望透過藤類植物順勢依附坡面生長的特性,發揮護坡作用,既能減少碎片岩坍落的機率,也能達到村民希望美化環境的效果,又可扮演水土保持的角色。」
只是這段30多公尺長的栽植槽,花了他們整整兩周時間。「有時候一大清早6點多,就看到他們已經在那裡堆石板,有時晚上經過,他們還在那裡工作。這群學生真的很努力,很謝謝他們,」大武社區村長歐光夫語帶感激地說;負責傳授疊石板技巧的巴阿姨則說:「我只教他們一小段,後面全部都是他們自己研究、自己疊的石板栽植槽,實在太厲害了!」

「為了讓植物趕快種進栽植槽,我們真的是拼了老命趕疊石板,即便到了晚上只要還有一點餘光,我們就不會離開,」吳景熙憶起難忘的趕工時光;同樣也是日夜趕工的還有隊員洪凌淵,「我負責刻石板字,擺在栽植槽當說明牌。現在完整的大石板已經很難找,每回刻字我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千萬不要刻壞╝,每塊石板都刻得戰戰兢兢的,刻完一塊大約要花2小時,而且磨石板的噪音很大,一定要戴耳塞…這些都是我從未有過的體驗。」

從對方角度出發宣導更有力

但水土保持不能只仰賴硬體,培育村民正確觀念更重要。專責聯繫事務的公關陳美秀第一次獨挑大樑策劃「水保向前行」活動,希望透過寓教於樂的活動,讓村民知道什麼是土石流。

「除了播放土石流影片,我還親手做模型向村民解釋,一旦沒有了樹林,只要遇上大雨沖刷,坡地很容易崩塌的情境,再穿插遊戲和有獎徵答做驗收。活動結束後,村民說他們學到很多,讓我放下心中的大石頭,」陳美秀透露,這次的駐村經驗讓她體會到唯有站在對方立場,才能達到「有效」溝通。

拿下第七屆大專生洄游農村競賽金獎,霧谷勿藜團隊認為最大貢獻是宣導水土保育觀念;許中立搖搖頭笑著說:「水土保育只是橋梁。他們最大的貢獻是和大武社區的相互撞擊。廢屋改造、月桃技藝商品化或栽植槽的美化保育都是小創意,卻為部落帶來新的發展方向,也替青年洄游帶來可能性。」

隨著競賽落幕,與大武社區的撞擊還會持續下去嗎?霧谷勿藜團隊異口同聲的說:「會!我們還會持續上山。村民已經把我們視為一份子,每次聽見他們說“你們回來啦!”都會讓我們很感動。」

參觀人數:759153  Copyright © 2015 Innov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Bi-month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