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貢獻 〉工程及應用科學類學科/第二十三屆國家講座主持人-從鋼彈男孩到「機器人教父」,他讓機器人更懂人
2021-1-05
臺灣大學資訊工程學系講座教授 傅立成

鋼彈是許多男孩的夢想,然而鋼彈的內涵不只是機器人而已,在動漫作品裡,對人性的考驗、命運的抗爭,良善與邪惡的選擇及迷惘,某種程度延伸了人類的想望。而對臺灣大學資訊工程學系講座教授傅立成來說,鋼彈也是他的夢想。如今,他正逐步實現這個夢想中。

擁有臺灣「機器人教父」之稱的傅立成,投入AI人工智慧與機器人研究已超過30年。他的研究範疇從功能型機器人、服務型機器人的研發,到應用在工廠與家庭端的智慧服務,甚至近十五年來,更轉進社交型機器人的領域,投入在打造更能與人互動的智慧機器人上。

「我們希望提昇社交型機器人的智慧,讓它不只是陪伴而已,還要有溫度,」傅立成一邊說,一邊正微調站在他眼前的白色機器人。在傅立成的實驗室裡,這位高120公分,胸前掛著一個小平板液晶顯示器,有著兩顆圓圓大眼睛的機器人,就是四、五年前首次出現在大家眼前的Pepper。

鋼彈與科幻小說開啟興趣

問起傅立成,怎麼會對機器人有如此濃厚的熱忱?他回答:「因為我小時候很愛鋼彈,也很愛看科幻小說。」傅立成的父親是臺大電機系畢業,他從小受到父親的影響頗深,小時候自己就很喜歡動手「兜東西」。兜什麼呢?原來是將電圈、馬達這些零件兜一兜、弄一弄,讓它們動起來。這一兜讓他非常驚奇,也種下他對機器人熱愛的初衷。

傅立成一開始唸的是臺灣大學電機系,到美國時,在加州柏克萊大學唸電機電腦。而他真正與機器人正式結緣,應該是在唸博士班第三年的暑假。當時他剛好有機緣,到一間機器人公司──Microbot Inc. 實習,他的工作任務就是寫程式去做機器人運動精度的校正,也就是在那段時間啟發了他對研發機器人應用的興趣。

1987年,傅立成拿到柏克萊大學的博士學位,回到臺大教書。當年臺灣有關機器人與自動化的研究並不多,因此,傅立成就在臺大成立了「智慧型機器人與自動化實驗室」,積極投入智慧型機器人製作與應用。這三十多年裡,不但在學術研究上有許多重大突破,更緊密結合業界實務上的應用,包括鴻海、華碩等企業都紛紛與他合作,並適時逐步將機器人服務落實推廣到老人安養中心、醫院照護等場域。

在傅立成三十多年的機器人研究生涯裡,一半以上時間都是專注研發工業型機器人,為了幫助臺灣工廠進入自動化,提昇產能。很可惜的是,當年工業型機器人並沒有成功導入業界,因為政府政策轉向引進外勞來解決勞力不足的問題。相較之下,導入機器人自動化的成本高,造成工業型機器人的計畫停擺。

社交型機器人要能懂人性 實現有溫度的陪伴

即便如此,他對機器人的熱忱並沒有降低。於是,傅立成將研發焦點轉向家庭與社會服務應用。轉向的過程裡,其實困難重重。因為工業型機器人與服務型機器人最大不同在於,前者強調功能,後者強調互動;前者面對機器,後者面對人。面對人、與人互動,溝通是最難的環節。「人跟人都不一定溝通得好了,更何況是機器人!」傅立成回憶起,那時做臺大機器人一號,還發生了一些機器人與人之間互動情境沒設定好的糗事,讓他更深刻地感受到,機器人不能只停留在物理上的功能。

「要有人性!」傅立成說。機器人要具有人性?這事聽起來難度很高,但對傅立成來說,所謂機器人要具有「人性」,指的是要能理解人類。就像日本前幾年推出一部動畫電影《老人Z》,片中有一部超完美照護老人的智能機器,可以將老人照顧的無微不至。只是,這中間依舊缺少最重要的「情感」。這也是為什麼傅立成認為,機器人除了陪伴的功能之外,還要有「溫度」。

於是他開始找心理學、社會學系的老師合作,想讓他研發的機器人能「懂人」。隨著AI人工智慧發展,並結合機器人應用,傅立成認為目前應該是比較對的時機點。此外,傅立成近年來也與老人安養中心合作,透過機器人與安養中心的老人不斷聊天,尤其是聊他們的舊往事,蒐集這些資料輸入後,再透過AI人工智慧的自我學習,讓機器人不斷進化,未來可以研發出「懂得人心」、能體貼互動的智慧社交機器人。

問傅立成,一路上有沒有碰到困難?「困難必然存在!」傅立成很平和地說。怎麼克服?「睡少一點!」他半開玩笑回應。笑容背後,透露出他一直以來把持的信念:「一定要有信心!什麼樣的信心?就是我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方法來解決或改善問題。有了這樣的信念,就不會被問題擊倒。」

談到挫折與困難,傅立成總是輕輕帶過。但這個「輕輕」其實並不輕,是蘊含了他從一連串的跌跌撞撞中重新站起的體會。

堅持與信心是面對困難的最佳解法

「一旦做了決定,要非常堅持,才會看到成效,」傅立成有感於現在年輕人面對太多資訊,常感到迷惘,他認為這是科技進步與時代發展的必然趨勢,但不必因此害怕,「重點是你要能沉澱自己、並且要能堅持!」就像他研發機器人這三十多年來,秉持的就是絕不輕言放棄的精神。

從小時候愛兜東西,到成為臺灣機器人的第一把交椅,這中間不是沒有轉折。此次能獲得教育部國家講座主持人獎,傅立成很謙虛地說,要感謝校方、同事的支持,以及所有沒日沒夜陪他在實驗室一起「服務」機器人的研究生們。今天的成果,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結果。

他接著微笑說:「真的要能夠挨得住寂寞。」這個「寂寞」是他多年來的寫照。無論是在唸書時期,或開始在臺大教書、做研發,傅立成總是最晚離開研究室,甚至有時一天睡不到5小時。這樣的熱忱燃燒三十多年,至今從未間斷,連最親密的太太趙叔玉都忍不住常叮嚀他,要多休息,好好照顧身體。

只是對傅立成來說,所有的廢寢忘食,都是因為樂在其中。接下來,他還有很多事要做:傅立成期望透過智慧型機器人來協助老年人的生活,讓機器人能懂人,能跟老人們聊天、安撫他們的情緒,實現「有溫度陪伴」的人機互動關係。這也才是他理想中的「人性機器人」。

參觀人數:1813951  Copyright © 2015 Innov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Bi-monthly All Rights Reserved
參觀人數:1813951
Copyright © 2015 Innov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Bi-month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