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貢獻 〉農業科學、生技及護理領域/第二屆國家產學大師獎-鑽研種苗,讓蘭花綻放全球
2020-7-09
屏東科技大學特聘教授 陳福旗

提到臺灣蝴蝶蘭的種苗量產,屏東科技大學農學院院長、農園生產系特聘教授陳福旗可說是重要的推手。

畢生投入蘭花組織培養、新品種育成、種苗變異檢測技術研究,陳福旗所累積的豐厚成果,在2020年獲得國家產學大師獎肯定。

他發現利用蝴蝶蘭生長點或其它組織含有的特定營養成分-培養基誘導擬原球體(Protocorm-like-bodies,簡稱PLBs),經人工光照培養後,PLBs可在6星期內增殖15到20倍,如果業者應用這套誘導增殖技術,將可在短期內獲得大量高品質的蝴蝶蘭種苗。

搶攻全球十億商機

陳福旗估算,臺灣蘭花業每年可產出8千萬到1億株的蝴蝶蘭種苗,但全球市場每年有4億株需求量,如果臺灣業者能加強增殖技術,降低種苗變異率,將可再大幅提升生產能量,以1株瓶苗單價10元來計算,假設倍增生產,將可增加10億元的產值。

1993年,陳福旗取得夏威夷大學(University of Hawaii System)園藝系博士學位後,到屏科大擔任農園生產系副教授,當時臺灣正掀起一股花卉經濟熱潮,尤其蘭花更受到關注,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為輔導產業發展,特別成立了植物種苗技術服務團。

那時陳福旗是服務團成員之一,他和許多專家走訪臺灣各地花卉業者,除了給予技術指導,也導入政府資金,建構儀器設備。

在輔導廠商的過程中,讓他有機會將許多樣本帶回實驗室做研究,其中是蝴蝶蘭最勾起他的興趣。

首先,他研究蘭花組織培養技術,降低變異率,也就是讓每株蘭花繁植出的花都長得一樣美、一樣香,具有同等經濟價值,這對業界有兩個幫助:提升良率、降低淘汰品的付出。

另一個研究是變異檢測,探討蘭花的生長為何會發生變異,例如哪些原因會造成蘭花花型不一,或顏色、香味、大小有落差,進而找出如何控制環境溫度、溼度、作業技巧等。

讓學生又愛又怕的實驗室

累積的研究愈來愈多,陳福旗又開啟一項創新研究,透過人工授粉、無菌播種進行雜交育種,「這就是新品種的來源。」

陳福旗目前已掌握數百種雜交新品種種苗,有10多種已技轉給業者。幾年累積下來,陳福旗團隊授權給業者的金額已超過500萬元,也獲得許多獎項肯定,包括2011年獲得第八屆國家新創獎、2013年獲得第37屆全國10大傑出農業專家等。

但若問起陳福旗自覺最大成就是什麼?他說:「培育優秀人才是我最驕傲的事。」他坦言學生都很怕選他的課、進他的實驗室,「因為我看起來很嚴肅、凶凶的,對學生的實作要求也很多,」陳福旗笑說:「簡言之,學生會非常操,但學生畢業後,不管進入哪個職場領域,別人都會豎起大拇指。」說起這段話時,陳福旗的眼中閃爍著光芒。

細數過往學生的出路,有人到生技公司擔任研究員;有人參與國家合作發展基金會農技團,帶著滿身技術遠征史瓦帝尼、吐瓦魯、聖文森、沙烏地阿拉伯,也有擔任泰國農業部官員、清邁大學、塞內加爾大學教授;輔導當地農民花卉栽種技術,將陳福旗的實驗室技術在海外發揚光大。

兩度波折考進臺大

向來做事嚴謹的陳福旗,從小就是個目標明確的學生,出身南投佃農人家,因當時外考風氣興盛,他也跨區考取彰化高中,高三時卻因身體微恙休學半年,後來憑著意志力,以同等學歷考取臺灣大學園藝系,一腳踩進農業領域,至今超過30年仍不倦怠。

但這中間仍歷經波折,大學畢業後,陳福旗考取清華大學分子生物研究所,就讀沒多久,因為找不到合適的指導教授,決定去當兵,每當憶及這段往事,陳福旗總會搖頭說:「不敢說我讀過清大。」

退伍後他再考回臺大園藝研究所,那時他為了增加知識技能,他還大膽選修當時最熱門的遺傳工程、免疫學、物理化學等跨院科目。他服完兵役後先通過高考及進入臺大園藝研究所獲得碩士學位,期間參加教育部公費留學考試,錄取生物技術學門,留學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遺傳系,獲得遺傳碩士學位,並返國被派到農業試驗所擔任助理研究員,最後赴美取得夏威夷大學園藝系博士學位,研究主題為火鶴花抗病基因轉殖,並發表火鶴花體胚發生及植株再生技術。

一株蝴蝶蘭在旁人眼中就是一朵美麗的花,在陳福旗眼中卻是無盡的研究寶藏,支撐臺灣蘭花產業揚名全球。

參觀人數:1655145  Copyright © 2015 Innov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Bi-monthly All Rights Reserved
參觀人數:1655145
Copyright © 2015 Innov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Bi-month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