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 〉「國家講座主持人」系列九:臺灣大學藝術史研究所特聘教授謝明良-在藝術道路上,找到人生志趣
2017-7-10
謝明良,臺灣大學藝術史研究所專任特聘教授(講座教授),於2016年獲第2次國家講座並晉升為終身榮譽國家講座主持人。他是藝術史 研究專家,是少數擁有古物鑑定技術的學者,更是中國陶瓷藝術研 究的國際權威。

謝明良是知名藝術史研究狂熱者,全球跑透透,只為了證明過去人們對某段歷史的認知是否有誤,或為歷史的正確性增加細膩度,有人認為推翻歷史是偉大的發現,謝明良卻認為:「有時幫歷史的正確性增加真實度,或說明細節是更困難的工作,更令人有成就感。」走進謝明良在臺大舊建築裡的研究室,兩面半的書櫃塞進大量古籍收藏,令人驚嘆,然而開朗風趣的他笑說:「很多都沒看。」整體而言,謝明良以研究中國陶瓷史為主,近年又將視野擴及亞洲陶瓷的整體觀察和比較。
其中,謝明良近年以中國陶瓷史為主軸的討論,可分為6大面向:鉛釉陶器、貿易陶瓷、臺灣出土陶瓷、瓷窯年代考察及文化史、東西交流、六朝陶瓷專題等,不同面向各有精彩的學術表現,受到全球矚目。

揚名國際的陶瓷考古家

研究受到肯定,謝明良自我評估,他對學術界的主要貢獻來自三方面:一、將中國陶瓷史的研究與文化結合進行考察,拓展研究視野,並使陶瓷標本成為理解歷史的重要例證;二、以亞洲歷史視野來研究中國陶瓷史的議題,實踐比較陶瓷史的可行性與優越;三、首次利用國外沉船等考古資料,針對臺灣歷史遺址出土的陶瓷標本進行論述,建立標本的基礎年代學。以鉛釉陶器來看,謝明良糾正了以往認為鉛釉陶僅存在黃河流域的偏見。過去有關中國鉛釉陶器的論述大多是從漢代談起,再直接論及北朝的發展,謝明良根據考古出土資料和傳世遺物,論證了西晉十六國鉛釉陶的存在與性質,並首次以分區切入角度確認漢代區域型鉛釉陶,和浙江、江西鉛釉陶窯的存在,爾後又確認南京等地出土六朝鉛釉陶器的區域特徵。
以貿易陶器來看,謝明良透過陶瓷歷史研究,復原九世紀中國和波斯灣之間的貿易航路、船籍、陶瓷產地等歷史樣貌,這是他的得意之作,他經由一艘印尼唐代沉船上的陶瓷,復原了歷史,這篇文章受到全球矚目,英譯文亦被刊載於愛丁堡大學教授主編的《ART IN TRANSLATION》。
此外,謝明良探討由宋代官窯的鑑賞,而衍生出的「碎器」流行,研究出其流行範圍不僅超越了質材,且跨越了國度,是理解晚明物質文物的重要線索,這篇日譯文被刊登於日本藝術學領域排名第一的東京文化財研究所著名期刊上。
重塑臺灣考古學認知也是謝明良的重要貢獻。過去臺灣考古學家研究臺灣出土陶瓷多著墨在史前陶器,謝明良卻從1990 年代投入臺南安平壺研究,並首先應用亞洲印尼巴達維亞、日本江戶時代考古遺跡,及荷蘭、西班牙沉船等資料,確認安平壺是17 世紀中國南方製品。這種導入亞洲考古遺跡和歐亞沉船資料來考察臺灣出土施釉陶瓷的研究角度,今日已成為臺灣考古界的常用方法。

在藝術研究領域,找到人生志向

學術研究受人尊重,但談起求學之路,謝明良頻頻笑說他不是好典範,他的故事絕對不足以讓學生仿效。說到底,他不是愛上學的人,幾乎所有學習都靠自己摸索而來,高中念的是高職電工科,但他對電工卻一點興趣也沒有,自然就沒有獲得太多學習成就。後來,謝明良進入日本青森大學,讀的又是沒有興趣的經濟學,一直到進入日本成城大學研究所後,他才決定走入藝術研究之路。但他的指導教授卻是做其它研究,他等於是到頭到尾都自己看書摸索知識。
談起藝術研究的機緣,謝明良沒有多想就說:「沒有為什麼,就是喜歡。」他從小就喜歡搜集舊東西,例如他搜集很多早期多樣化印製的火柴盒,還會自己跑到建築工地,撿工人丟棄的瓷磚碎片,研究不同品牌的樣式、製作手法,回想那段過程,他笑說:「當時隨便拿一片磁磚,我都能猜出是哪一家廠商的。」這些兒時記憶對生性不拘小節的謝明良而言,都不認為這是什麼值得討論的關鍵因素,但此時,謝明良卻又想起小時候每天放學經過臺北火車站,總忍不住想要走進舊大樓逛一逛,攤販賣的每一項古物他都充滿好奇。直到現在,逛跳蚤還是他人生的一大樂趣,周末總禁不住會想走去瞧一瞧。

自我學習動機強,隨時吸收新知

不明就理的喜愛,謝明良高中時就辦了一張故宮閱覽證,沒事往故宮跑,沉浸在書海古器物中,怎麼看都不膩,不了解的文物就去查歷史資料、閱讀書籍,看不懂的原文書,就仔細翻閱一張張的圖片,自我學習,獲得成長。

成為人師,想傳承卻遇困難

因為長期接觸,謝明良是少數擁有古物鑑定技術的歷史學者,而且也相當了解市場行情,他常鼓勵學生要了解市情行情,這樣才能更理解現今研究還可以朝哪些方面發展?有哪些研究正受到市場關注?有哪些優勢值得發揮?理論與實務整合,學習更具效益。
不愛上學的自修者,卻成為人們的老師,謝明良不諱言,他有些不太適應,但個性認真執著的他,還是成為一位認真、盡責的老師。可惜面對少子化、社會態勢的變遷,他還是不禁感嘆:「學生難找。」他很想傳授所有知識給學生,卻苦於找不到足量、有高度藝術史研究興趣的學生來共享知識。
即使邁入耳順之年,但謝明良依然擁有高昂的研究熱忱,研究質量之高亦受到學界高度肯定,雖然面對傳承有些感慨,但謝明良還是誓言將持續專注,期望帶給世人更多歷史新發現。

參觀人數:733567  Copyright © 2015 Innov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Bi-month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