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視野 〉美國史丹佛大學—產學合作典範
2019-11-06
不只拚產、研、學創新 也樹立防弊機制

位在美國西岸的史丹佛大學,因為鄰近矽谷的地利之便,產學合作的表現向來倍受肯定,每年都能完成八十至一百件的技術授權案,將校內教授們的研究成果轉化成商業價值。 

2016年9月,史丹佛大學結合十七位學者發表一份「百年人工智慧專案」(OneHundred Year Study o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100)的論文,標題是《 二○三○年的人工智慧生活》,指出人工智慧將在八個領域改變人類,分別是:交通、服務機器人、醫療保健體系、教育模式、低收入社區、軍事與國家安全、職場就業及娛樂。這些也正是近年新創界最熱門的議題。 

為了讓這些新興領域的研發成果商業化,史丹佛大學「科技授權辦公室」Office of Technology Licensing,以下簡稱OTL,扮演重要角色,它像撐起一個大傘,不僅保護校內教授與學生的研發智慧產權,並導入管理機制降低校園創業風險。

與企業互動都須向學校報備

史丹佛大學以成立研究園區對外招商引資,作為校內新創企業的後盾,發起人是該校教授特爾曼Frederic Terman,又被尊稱為「矽谷之父」。他在更早之前,因為鼓舞了兩位校友惠特烈、普卡Hewlett & Parkard在自家車庫創業,成立惠普科技大獲成功,讓「在自家車庫創業的神話」,成為矽谷的精神象徵。

在OTL引介與控管下,企業可投資單一教授、贊助研究、贊助臨床實驗;史丹佛大學要求教授必須盡到「揭露」義務,每年教授接受企業贊助的研究計畫、餽贈禮物,都必須向學校報備。

比較敏感的部分是教授對企業的承諾或利益移轉的法律議題,這點史丹佛大學特別明訂校規,針對不成比例的免費禮物、應邀到特殊的談判環境,都是要避免的,以免產生日後利益衝突,「年度的揭露」已成為史大校園的慣例。

設專責單位為各方權益把關

不過除了防弊外,史丹佛大學還是傾向「興利」。 與OTL平行的「產業契約辦公室」(Industrial Contract Office ,簡稱ICO),專責處裡任何與企業簽訂合作契約,做好學校利益、教授個人成就、商業投資的三方控管。

在OTL揭露的2018年的年報,ICO共與產業界締約了189件的「企業贊助研發合約」。其中,以醫學院99件占最高,當中又以醫學系、放射學系、病理學系的產學合作案最活躍。其次是工學院75件,以電機系、資訊科學系表現最亮眼。

為了保護校方、教授的智慧財產權,當ICO與投資方簽下合約後,仍會持續高度介入,在合約條款中,都會保留視教授研發進度,得以修改合約的空間,在定期檢視合作條款下,一年超過一百件換約案也是正常現象。

對研發成果的保護如此強勢,為何企業還願意買史丹佛的帳?

關鍵就在於史丹佛匯集了全球頂尖人才的腦力與強大先進技術。矽谷投資者都知道,高風險背後可能潛藏著高報酬的巨大吸引力。

出版季報、年報,供產學界檢視

史丹佛大學針對全校產學合作的成效,還設立 「研發管理辦公室」ORA(Office of Research Administration),作為最終控管、裁判的單位,每一個月、每一季都會公告各單位的研發費用支出,並出版年度報告,針對研發績效對學校的貢獻提出審視,最終向校董事會提出報告。

ORA出版的季報與年報,也都遵照通行會計原則,方便企業界、矽谷投資人查閱與檢討。ORA同時也是「吹哨者」,凡是違反學校明定的原則,都會被糾正,嚴重者會被停止產學合作。

不過,史丹佛非常清楚認知,大學的核心價值是教育至上、知識第一,商業合作固然會對產業經濟帶來貢獻,但卻不是大學的追求的最高價值。

ICO代表史丹佛大學董事會所與企業界簽訂合約,並不是「供應商」與「企業」的關係,因為頂尖學者的研究成果,目地不是拿來賣的,也不是為了服務企業的需求而存在,如果企業想要快速收割、獲利,史丹佛會從中把關,禁止這種投機的合作發生。 

因為上述機制,以及對大學使命的清楚認知,史丹佛大學得以在鼓舞創新、學術價值、產學合作上,取得一個相對平衡的運作模式。

參觀人數:1393899  Copyright © 2015 Innov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Bi-monthly All Rights Reserved
參觀人數:1393899
Copyright © 2015 Innov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Bi-monthl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