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故事 〉人才、技術全球移動中-學習無國界
2018-1-10

大學實力即國力。知識經濟時代,大學的研究成果和所訓練的人才,是創造國家財富、提升國家競爭力的兩大關鍵要素。
學生、研究人員、學者全球流動,已是再頻繁不過的現象。根據2017年OECD出版的《教育概覽》(Education at Glance 2017),全球高等教育的國際學生數呈現爆炸性成長,從1970年代約80萬人,成長至現在的460萬人。在臺灣,2012年有6.7 萬名國際學生,這個數字到2016 年已經上升至11.6萬名,成長近73%。過去10年,臺灣的大學在國際競爭力上做了不少努力。大學世界排名往前之外,電機、教育、土木、化學領域也進入世界Top30;來自國內外院士、重要學會會士的專任教師人數成長了3.54倍;從國外延攬的教師、研究人數也比過去成長30%。

校園國際化

這股國際攬才育才的趨勢,也推著臺灣各大學邁向國際化的腳步愈來愈精彩。在中臺灣,靜宜大學作為國際交換學生計劃(ISEP)在臺唯一會員學校,「寰宇管理學士學位學程」的學生可選擇多達 300多所會員學校出國研修,102學年度就有23人次前往瑞典、瑞士、德國、加拿大、美國、日本等大學。北臺灣的銘傳大學直接成立美國分校,讓學生得以赴海外研習或美國升學。此外,也依系所專業需求不同,與不同海外姊妹校進行移地教學,透過與國外學生國際交流機會,進行跨國文化學習。
國際化校園起步甚早的淡江大學,全英語專班、全英語學位學程等已行之有年,更進一步地完成法規雙語化、雙語諮詢窗口、諮商輔導等等國際校園配套。

全世界搶人大作戰

事實上,在少子女化及高齡化趨勢下,全球許多先進國家的人口結構都受到低生育率影響。積極研議質量並重的人口政策、卯足全力吸引全世界最優秀的人才,已經是各國的重點發展策略。
以鄰近的新加坡來說,過去25 年來投入國家研究、創新與創業的經費,愈來愈多。為了打造成為國際研發重鎮,新加坡國家研究基金會(National Research Foundation)在2011~2015年的研究、創新、創業計畫(Research, Innovation and Enterprise(RIE)2015 Plan)中,投入星幣160億元(約臺幣3,560億元);新年度(2016~2020年)的計畫投資資金更成長到190億元(約臺幣4,227億元),分別投入三所研究導向為主的大學,即新加坡管理大學(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新加坡國立大學(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南洋理工大學(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顯著的經費讓大學可以積極延攬國際人才,以南洋理工大學為例,不僅剛卸任的校長安博迪(Bertil Andersson)是來自瑞典的植物生物學家,在他擔任領導階層的10年間,南洋理工大學在國際表現上進展飛快,招募來自加州理工學(Caltech)、麻省理工學院(MIT)、倫敦帝國學院(Imperial College)、以及來自德國、瑞士等地的學界大老與潛力新秀。「南洋理工大學從一個以工程為主的大學,轉型成為頂尖的研究導向大學。」他在接受《大學世界新聞》採訪時指出。
安博迪觀察,新加坡以英語為官方語言、高度與國際實務慣例接軌,加上嚴謹的評鑑,由來自產、官、學的國際人士組成的小組,每五年都會到每個大學數週評估表現。即使人口只有500萬人,但中西方文化融合之下,不管是歐美還是中國、日本,都是它的人才招募池。隔著一個海峽的中國大陸,則是另一種光景。根據《大學世界新聞》,中國除了在本國吸引外國學生,開放海外大學在中國設分校,近年更突破這種單向發展,直接大張旗鼓到海外設分校。2015年,廈門大學開了設海外分校的第一槍,馬來西亞分校從2016年只有200位學生,成長到了2017年的近2000位,其中三分之一來自中國,其餘則是馬來西亞學生,許多更是領取全額獎學金,顯示中國爭取優秀學生的企圖心。
更不用說,2018 年將在英國牛津地區開設分校的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早已鎖定歐洲學生,對世界廣開高等教育大門。
此外,中國大陸近來的政策也明確指出,要讓學位課程更具吸引力。像是提供額外獎學金給一年期語言預備課程、更多的英語授課課程,以及讓外籍生更容易進入就業市場的管道等等。隨著中國大陸、韓國對東亞人才造成磁吸效應,未來臺灣只會面對更嚴峻的外在挑戰,在打造國際競爭力作為上,自然需要更精練的做法。

高教深耕,拉升國際競爭力

教育部2018 年將推動的〈高教深耕計畫〉,就以改善教學品質及提升學習成效為核心,鼓勵各大學發展多元能量,協助大學依本身優勢發展特色。
其中一個面向,在強調「協助大學追求國際一流地位及發展研究中心」,以強化大學的國際競爭力為目的。補助大學以過去累積的研究能量為基礎,持續發展學術研究;打造長期、穩定的研究中心機制,更能進一步協助大學發展優勢領域(表1、2)。研究中心將不再只是著重「研究」而已,也會是人才培育中心。除了協助學術、產業發展,為了鼓勵培育年輕領導人才,延攬一定比例的年輕人才(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教研人員、高等教育經營管理或專業實務人才等)、規劃培育高階研發人才(培養具國際研究經驗之國內年輕學者或博士生),都是計畫的運作方向。
不可諱言,薪資是吸引人才的誘因之一。未來,獲得「高等教育深耕計畫」經費補助之學校,至多得以整體所獲經費20% 額度編列彈性薪資,在招攬國際優秀人才上更有吸引力。
追求國際競爭力絕非只關注世界排名,排名也只是學校辦學及持續提升教研水準的參考,非大學存在的唯一價值及目標。唯有提升整體的教學與研究質量,以及建置好校園國際化環境、延攬國際化人才,助益產業發展,進一步在國際上發光發熱,才是一所大學是否擁有國際競爭力的最好證明。

參觀人數:888317  Copyright © 2015 Innov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Bi-monthly All Rights Reserved